黑社会“老大”竟是贫困村村主任 裹挟村民多次“闹访”

编辑:凯恩/2018-10-22 21:28

  

  随着孟庆革团伙违法犯罪程度愈演愈烈,不断有群众举报。这起案件先后被全国打黑办和吉林省公安厅挂牌督办。2016年4月21日孟庆革家族涉黑案专案组成立,当天深夜,公安机关实施抓捕。

  利用低保政策裹挟村民多次“闹访”

  多名公安执法人员被冲在前面的孟家人和其亲信抓伤。就在警方带走两名打人、躺地撒泼的妇女时,啼笑皆非的一幕发生了。

  2016年3月23日,明知不能胜诉的孟庆革,召集了团伙成员和60多名村民,到伊通县营城子法庭门前闹事、试图向法庭施压。

  连任村主任后,孟庆革接连巧取豪夺控制了当地山砂、林木等资源,垄断了当地的米业买卖、村村通路网建设和建筑行业。并利用职权,多次侵吞国家扶贫款达60余万元。在此期间,有村民多次向河源镇反映问题,但始终没有回音。

  2016年4月12日,孟的前妻侄女孙丽君手机拍摄,自己“假摔”。

  不仅是村民,被孟庆革认为不听话的村干部,也会遭到打骂、威胁。很快,整个板石村成为孟庆革的一言堂。村里的公章甚至公款,都由孟庆革的前妻和前妻妹妹把持,村治保主任也由孟庆革的外甥冯柯章担任。

  孟庆革团伙成员殴打了水库承包方,造成受害者当即头破血流。十几天后,闹剧再度升级。其团伙成员还组织村民到伊通县政府进行闹访。

  这段视频,是孟庆革的前妻侄女孙丽君自己用手机拍摄的。撕心裂肺倒地哭喊,是孙丽君真的挨打了吗?让我们再来看一下警方执法记录仪,同一时间拍下的画面。

  

  在板石村,说一不二的孟庆革也有着自己的困扰,就是多年前被村里承包出去的新生水库。为了将获利颇丰的水库掌握在自己手中,孟庆革授意犯罪团伙成员,多次到水库谩骂、挑起事端。

  板石村是个有着200凤凰彩票(fh03.cc)0多口人的贫困村。早在2006年,孟庆革以清淤为名,靠着暴力手段,霸占河道非法开采河砂,获利巨大。2013年,孟庆革靠着家族势力支持,当上村委会主任后,暴力手段更是变本加厉。

  伊通县公安局副局长 崔振林:“零口供判决,他什么事都不承认,所有的事你问他都说不是我干的。”

  其他团伙成员:“起来起来。”

  

  2018年3月,板石村村主任孟庆革因犯领导、组织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故意伤害等多项罪名,法院终审判处其有期徒刑20年,其他7名骨干成员也分别获刑。其中,有孟庆革的前妻、也有与其同居多年的前妻妹妹,再加上儿子、外甥、舅舅、前妻侄女。

  伊通县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大队长 罗志刚:“2016年换届的时候就发展到什么行为了呢,他儿子跟他们这些团伙成员在每个选举点,都拿个手机录像,跟老百姓说你好好投,他有这么一个心理强制对百姓。”

  伊通县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大队长 罗志刚:“孟氏这个犯罪组织它是一个宗族、氏族,在河源(镇)当地板石村他也属于一个大家族,再加上他联姻冯氏家族在这个村里头是这两大家族联姻。”

  吉林省公安厅副厅长 黎海滨:“这个案件之所以长期没有被打下来,与黑社会犯罪具有隐蔽性是有关系的,孟庆革他们过去应该是由暴力逐渐走向软暴力,这也是为了逃避打击而采取的一个伎俩,黑社会犯罪组织它是一个变色龙,它会随着形势发展变化而逐渐地变化。”

  当晚,孙亚文、冯柯章、吴海江、李宝书4名骨干成员也相凤凰娱乐(fh03.cc)继被抓捕,两天后,外出办事的孟庆革在长春市被抓获。至此,横行板石村多年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,全部抓获归案。但审讯中,孟庆革等几个骨干成员,对所犯罪行一概不认。

  孙丽君:“我不起来。”

  伊通县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 大队长 罗志刚:“当他们去阻碍执行公务的时候,是他们主动与执法者身体接触,然后她会采用一个对他们有利的角度拍摄,再拿这个视频威胁执法者,致使很多行政执法部门调查执法进行不下去。”

  最终迫于孟庆革的势力,挨打的王树枝一家,反倒拿出3000多元钱作为赔偿了事。甚至还有一些村民,因为无中生有的事,被孟庆革及其团伙成员施暴、恫吓,目的是为其在村里树立权威,以达到攫取不法利益的目的。

  伊通县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副大队长 林佳:“2016年的3月份孟庆革让他的儿子孟繁达还有他的外甥冯柯章,以他俩为村民代表的名义告板石村村委会,说村里之前那个合同是无效的是假合同。”

  

  央视网消息:吉林省四平市伊通满族自治县河源镇板石村,是个贫困村,原村主任孟庆革不仅财大气粗,而且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就是当地人见人怕的黑老大。这个黑老大是如何坐到村主任的位子上的?他和他家族的势力又是如何攫取不法利益的?

  画面中可以清晰地看到,执法人员并没有打孙丽君,她是在假装摔倒。大闹县政府后,孟庆革一伙人并不罢休。专门负责拍摄视频的孙丽君,很快截取多个断章取义、歪曲事实的视频,上传网络和微信朋友圈,并引发大量传播。

  

  随着经济实力与野心的与日俱增,孟庆革家族逐渐形成了有组织、有分工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,犯罪的手段也在不断升级。

  既然村民们深受其害,为什么会听从孟庆革的摆布,成为他为实现不法目的的闹访“工具”?2016年时,板石村因老因病致贫的贫困户,有100多户。在孟庆革的裹挟之下,为孟家牟取不法利益四处闹访,俨然成了村民们必须履行的义务。

  孙丽君:“打我了,打我,不行。”

  

  从个人涉黑到家族涉黑,这个染黑、变黑背后,表面看是贪欲、狂妄与无知。但深层次是基层组织在管理上存在问题,才让个别群体有了可乘之机,这种盲区恰恰是中央下决心和大力扫黑除恶的战区。除恶务尽,但是对可能存在到保护伞的调查不能停。旧黑已除,如何避免新黑再生?也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问题。

  板石村村民 王树枝:“俺家都叫孟庆革欺负苦了,他家开的磨米房往我家院吹糠,我家老头说喷我家院子里了酱缸还在旁边,孟庆革拿着两三米长的大杆子把我家老头就打倒了。”

  经过长达半年多的调查,公安机关走访一千余人,制作了58册卷宗。最终依据确凿证据,法院以十一项罪名,对孟庆革等8人判处3至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。对孟庆革违法乱纪行为漠视不理、不作为的河源镇负责人,及水利部门人员,进行追责。

  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 分工明确